各地聋哑人加其微信求助咨询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发表时间:2018-04-09 04:56
    从手语翻译到手语律师因一个视频“走红”微信“涌入”上万名好友
 
    手语律师唐帅“走红”前后
 
    由于一个“无声世界代言人”的宣传视频,被称为国内独一手语律师的唐帅,在聋哑人群体中一夜之间走红。通晓手语的唐帅是重庆大渡口区鼎圣律师事务所的一名执业律师。几年来,他不断努力于为聋哑人群体停止法律诉讼和维权。
    唐帅通知天辰娱乐记者,最近全国各地的聋哑人,很快加满了他的微信好友,“两个微信,共1万个好友,全部到达上限”。蜂拥而来的,是关于劳动争议、夫妻关系等形形色色的法律咨询。印象最深的,是有聋哑人问他:法官、检察官和律师有什么区别?这让唐帅认识到,很多聋哑人对法律常识的理解非常匮乏,也让他觉得,要协助聋哑人更好地参与社会生活,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 
    唐帅的父母都是聋哑人,从小就接触手语的他也更能了解聋哑人的所思所想。虽然父母当初希望他回归健全人的生活,但机缘巧合之下,他还是成了一名手语律师。从业以来,唐帅觉得到,聋哑人学校运用的普通话手语和日常运用的自然手语,两者区别很大,招致在一些诉讼案件中,由于翻译“不畅”,聋哑人的诉讼权益和义务得不到应有的保证。唐帅希望组织成立手语翻译协会,培育自然手语翻译人才,改善这一现状。
 
    微信“涌入”上万好友
 
    北青报:有人说你是国内独一一名手语律师。
 
    唐帅:可能其他中央也有律师在做同样的事,但没有被报道或是关注到,我也不敢自称是独一。不过,外界的很多评价让我觉得到,手语律师在行业里的确是比拟稀缺的。
 
    宣传视频火了之后,我也不晓得他们(聋哑人)是怎样晓得我的联络方式,两个微信的1万名好友上限,都加满了。在这之后,他们还把我拉进各种微信群,我如今有200多个聋哑人朋友树立的微信群,他们会向我咨询各种各样的法律问题。
 
    北青报:你方才说手语律师稀缺,不过在有手语翻译的状况下,手语律师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吗?
 
    唐帅:这要回到和聋哑人沟通的问题上。我们常说的手语,其实能够辨别为:残联推行的普通话手语,以及残疾人在生活中自发构成的自然手语。打个比如,相似我们说的普通话和广东话,两者之间的区别很大。对同一个词的表述,可能是两种完整不同的手势。
 
    聋哑人由于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,大多运用自然手语。但在触及聋哑人的诉讼案件中,延聘的手语翻译常常是正轨聋哑学校的教师,用的是普通话手语。所以,手语翻译和当事人之间,无法到达严厉意义上的无障碍沟通,经常呈现“鸡同鸭讲”的状况。
 
    另外,法律上有很多专有名词,需求具备法律学问的人向聋哑立功嫌疑人解释。很多运用普通话手语的翻译人员,不是学法律出身,不具备这方面的才能。这样,聋哑人的诉讼权益和义务,有可能无法得到很好的保证。
 
    “翻译不能成为裁判者”
 
    北青报:遇到过由于手语翻译沟通不畅而影响案件的例子吗?
 
    唐帅:我经常会讲到一个案例。当时我还没有进入律师这一行,在做手语翻译。有一次,一个老奶奶找到我,说她女儿由于涉嫌盗窃手机被捕,但她女儿说本人没有偷。我调取了审问录像之后,发现手语可能“不通”:他们延聘的手语翻译基本没有把当事人的原意反映出来。女孩不断表达的意义是“没有偷”,但经过手语翻译后,变成了“我偷了一部金色的苹果手机”。